金牌编剧何冀平:在艺术与商业的平衡中锻造经典

金牌编剧何冀平:在艺术与商业的平衡中锻造经典

对谈嘉宾 何冀平(著名编剧)

对谈记者 李俐

从北京人艺的保留剧目《天下第一楼》到最近火到一票难求的话剧《德龄与慈禧》,从徐克的电影《新龙门客栈》到无数次重播的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难以想象,这些经典作品全部出自同一人笔下,此人就是金牌编剧何冀平。生活于京港两地的何冀平常说,北京给了她深厚的文化积淀,香港教会了她商业运作的模式。这种独特的经历令她的作品总能叫好又叫座,在艺术与商业之间寻求着难能可贵的平衡。

对于何冀平来说,从来没有她不敢写的题材,甚至她还能做到从来不拖一天稿,因此在香港影视圈人送绰号“救火队员”。去年11月,接到紧急任务筹备献礼片《决胜时刻》的张和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打电话给何冀平。在出品人于冬、导演黄建新都苦于找不到创作方向时,何冀平用十天的时间拿出了剧本大纲,瞬间“点燃了整个团队”。

如今,《决胜时刻》正在上映,本报记者面对面专访到何冀平,听她畅谈《决胜时刻》的幕后故事——

以小人物写大历史,透过生活细节让领袖接地气

记者:《决胜时刻》是您第一次写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最初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有没有犹豫过?

何冀平:我也犹豫过,一是没写过这类题材没有经验,二是我不长期在内地生活,没有其他内地编剧熟悉相关政策。但是这部电影的邀请方让我无法拒绝,艺术总监张和平是原人艺院长,我们本就熟悉,黄建新导演也很熟,博纳以前和我合作过《明月几时有》,所以我是很信任他们的,就答应了。再一个,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时候推出这部电影,肯定是有重大意义的,我作为一个在北京长大的编剧,对北京和国家的情感是很深厚的,就觉得应该要承担起这个责任来。

记者:创作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呢?

何冀平:首先就是当年的人都不在了,我没办法找人去做面对面采访。我以前写剧本是非常重视采访的,哪怕不能面对面,能远远地看着也行,下笔时就有底了。但这次完全没有这样的机会,只有看资料。我看了成摞的资料以及四五部电影、两三部电视剧,包括《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建军大业》《换了人间》等等。之所以要看,一是我不太了解这段历史,看看别人是怎么写的;二是看了以后我不能重复,不然花这么大精力,再拍一部差不多的,观众不可能买票进场。

记者:资料收集过程大概有多长时间?有没有哪些人物故事给您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何冀平:资料收集基本上是和创作同步,因为时间太紧。去年11月接到的任务,今年3月就必须开机了。其中,有很多大的历史事件是必须要写的,但我也发现了很多有趣的小故事,我是比较善于沙里淘金的。比如黄景瑜饰演的警卫员,就源于当年的一位战斗英雄。当时中共中央刚进北京,城里非常混乱,保卫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安全就成了头等大事,其中有个保卫队长挺有意思的,是个神枪手,但他的岗位是见不到毛主席的,为了写毛主席和身边工作人员的情感故事,我就把他设计成了主席的贴身警卫。当然,这个警卫不可能像电影里这样,还敢跟主席顶嘴,但这样写有利于我塑造人物。

记者:写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很难创新,您是怎么解决这一问题的?

何冀平:1949年发生了很多重大事件,国共和谈、渡江战役、政协会议、共同纲领……这些是必须得写的。这就等于给我画了个框,我只能在框里活动。但是我还是找到了很多小人物的故事、领袖的生活细节,大概十天时间,大纲就出来了,大家一致通过。我认为以前的献礼片大多是史诗片,而《决胜时刻》走的还是故事片的结构。

记者:您自己最满意的是哪一场戏?

何冀平:毛主席帮警卫员写情书、在路边吃小吃、去听梅兰芳的戏、和小女儿一起捉麻雀……这几场戏我都很喜欢,毛主席的形象一下子就变得很生活化了。前不久在北大首映时,年轻观众也特别喜欢这几场戏。

1  2  3  


蔡志军介绍国庆阅兵的九大创新亮点和鲜明特点
画家李伯安遗作《走出巴颜喀拉》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