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艺人上综艺无需体检报告 安全测试无标准

圈内人揭秘:艺人上综艺无需体检报告,熬夜属恶性循环

新京报11月28日报道 11月27日凌晨,台湾艺人高以翔在录制浙江卫视综艺《追我吧》过程中当场晕倒,经医院抢救无效后遗憾去世,年仅35岁。随后《追我吧》节目组发布声明称,医院宣布高以翔为心源性猝死。

高以翔的遗憾离世,不仅让观众感叹世事无常,也把综艺安全性推到了台面上。为何艺人在参加综艺时屡发意外?相关节目在安全、保险方面是否有足够的忧患意识?为此新京报记者采访多位综艺导演、艺人宣传以及保险公司工作人员,揭秘综艺安全的幕后。

2017年高以翔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2017年高以翔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为何要熬夜录制?

节目、艺人时间不可控,形成恶性循环

《追我吧》的录制时间,在这次事件中引起关注。不少网友质疑为何总要深夜录节目。

《追我吧》 图片来自网络《追我吧》 图片来自网络

资深艺人宣传小希(化名)表示,目前大部分团队都会要求节目组上保险,尤其是运动竞技类综艺,“艺人身体本来就不好的,我们会更加注意。”而以往节目效率低,经常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录制也打磨着艺人的身体素质。如今,很多艺人也开始和节目组沟通录制时长,甚至会写在合同里。综艺导演小陈(化名)表示,合同一般会规定8到10小时工作时间,“我们一般不熬夜拍,多数艺人也不愿意熬夜。”

但再完善的规定,也无法避免加班如家常便饭。小希表示,通常节目录制并不太受控,有些节目超时很严重,“录到第二天早晨,艺人和工作人员状态都不好。”而大多艺人又是剧组、节目组两点一线,每次拍戏的10天假期大多要贡献给通告,“如果是成熟艺人,团队肯定会尊重本人意见;新人或名气小的艺人,话语权要小些。团队只能尽可能照顾艺人身体。”小希无奈道,这个行业压力太大,有时候也是没办法。

很多综艺节目都存在“通宵录制”的状况,在谈及这一状况时,一位从业者表示,目前国内综艺环境就是这样,熬夜是家常便饭,这其中的原因,一是电视工作者的作息工作习惯,另外就是艺人档期紧张、嘉宾多,时间协调起来困难,一档节目需要完成前期准备,录制前还需要进行导演会、细节会、设备调试,录制现场又有很多临时意外,所以时间就变得不可控,慢慢就形成了恶性循环。所以,作为艺人经纪团队,在面对高强度、高压、长时间录制状态中,只能多考虑和留意艺人的身体状况。

《遇见王沥川》使高以翔被内地观众广泛熟知 图片来自网络《遇见王沥川》使高以翔被内地观众广泛熟知 图片来自网络

会对艺人身体提前评估吗?

以艺人团队回馈为准,体检报告没硬性规定

在选择嘉宾时,节目组会对其身体状况提前评估。综艺导演小Y透露,在录制竞技类综艺前,节目组通常询问艺人是否有锻炼的习惯,“例如游戏需要臂力,我们会问他有没有在健身房做臂力训练。如果没有特别丰富的运动经验,必然存在安全隐患。”导演李文妤也透露,《花样姐姐》曾邀请李治廷参加,也是考量到其经常在健身房做运动。在录制时,他甚至会提醒别人一些注意事项。“国内一些节目是根据国外模式来做的,例如一些野外生存节目。国外艺人平时可能有这方面的锻炼,但国内或许就不适合,因为本身每个人擅长的东西就不一样。因此请嘉宾的时候就需要考量到这些身体因素。”

一位曾经参与过户外综艺节目制作的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是涉及高体能、竞技体能类的节目,参与者有健康的身体是必须的,但是这个要求最终还是以艺人团队的回馈为准,没有硬性规定需要提供艺人的体检报告。而且这类型节目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一般需要艺人进行前期的培训和训练。

有安全测试吗?

导演提前测游戏,业内没具体标准

据一位综艺节目从业者介绍,无论什么类型的综艺节目,从制作角度都要优先考虑艺人安全,包括节目设置等环节,但这其中可以执行到什么程度,和从业者的素质以及整体节目准备时间等因素都有关系,整个行业对此并没有一个特别严格的标准。据他了解,户外节目在尝试强度、危险度比较高的动作时,制作团队会尽可能先去把路线、艺人需要参与的项目,做第一次的体验,这样才能放心让艺人去执行。

例如明星竞技体育节目《超新星全运会》在明星报名体育项目后,会配备专业的教练,告知艺人体育常识、比赛注意事项、哪些身体部位容易受伤以及如何保护和避免。《真正男子汉2》则依靠部队专业的保障体系,“我们很信任部队的安全措施。部队本身所有的训练有一套自己的保障体系。只要我们的训练够专业够真实够可靠,那么保障体系就是配套的。”该节目执行制片人周敏仪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透露。

随着户外竞技游戏花样百出,跳伞、速降等高难度游戏屡见不鲜。面对不能确保人身安全的项目,导演组会提前安排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导演进行“人肉测试”,“多次测试下来我们才能对这个设施有大致判断,例如适不适合嘉宾做,或者是否要降低强度。如果不适合,我们会直接放弃。”《花样姐姐》《花样爷爷》等节目的导演李文妤透露。但当一些嘉宾对节目组产生信任感之后,也会更积极地挑战,“有时候节目组会更谨慎,不让嘉宾去做,但他们会很想尝试。这种情况我们会再判断。如果是危险系数较高的,我们还是会强硬地劝他们不适合,不要去做。”

有医疗团队跟组吗?

事故高发节目,配备专业医疗

对于事故高发的录制,节目组一般会配备专业的医疗团队全程跟组。李文妤表示,《花样爷爷》每天早、晚都会对老年嘉宾体检;专业心血管等科室的医生全程跟组。而在录制《放开我北鼻》时,节目组请到专业儿科医生。“通常随队医生只有一个,主要处理紧急事件。随队医生处理不了的,我们会紧急送到当地医院处理。我们在海外拍摄的时候,当地旅游局或大使馆也会派工作人员全程跟队。”某综艺节目从业者介绍,涉及有可能危险的部分,节目组相关的保险、医疗资源都要做好。

如何上保险?

保额按咖位分,从50万-800万不等

除了录制期间的安全保障,通常节目组和艺人在签合同时,也会就保险做出详细协商。基本投保包含意外身故、意外伤害、突发急病等,甚至部分高端保险还包含亲属处理后事、亲属慰问探访、丧葬费等,以确保意外的后续保障。

综艺艺人统筹阿芝(化名)透露,通常竞技类、户外类节目都会给艺人投保,而纯室内综艺,如访谈节目,则极少给艺人投保。保险金额没有固定标准,50万、100万、300万、500万、800万不等,具体保额通常会根据艺人“咖位”大小区分;部分艺人也会和节目组协商,“艺人团队会希望节目多上保险,有些节目组则希望艺人公司自己上保险。”

但节目为艺人投保也并非一应俱全。某保险公司李先生透露,他办理过的综艺保险通常分两类,一类是给伴舞、伴奏以及现场工作人员上的“基本保险”,1-3天的保费通常在10块到50块每人,常见的保额是10万和50万。但李先生表示,时间久了,一些节目组就不投了,“刚开始他们还觉得宁可花钱也不能出事,但一直也没有意外发生,一些客户就不怎么上了。”

而第二类大牌艺人的保险,通常需要单独评估。李先生的同事曾在某位歌手录制综艺期间,为其投了4天高达600万的保险,保费约2万元,仅保障意外伤害部分。李先生表示,以往综艺节目投保,以意外伤害险最多,但近几年一些客户也会加上突发急性疾病身故等项目。高以翔的心源性猝死即属于该保障范畴。“因为艺人大部分是没有社保的,他们和公司属于签约制,因此他们通常会自己买一些高额重疾险。而综艺节目只需要担心签约期间艺人发生意外。”保费的高低,除了根据节目组保额的需求不同以外,同时也会考量被保人身体状况,“例如这位歌手就有高血压等慢性病,因此保费会比其他艺人高。”

危险系数越高,或艺人身体状况不可控的综艺,投保项目越繁琐且细致。综艺导演小凡(化名)透露,他邀请某钢琴家参加某综艺前,曾为其双手投了一份保险。而《极速前进》的导演也曾经在采访中透露,节目中涉及具体的游戏项目都会有不同的保险,例如涉及跳伞的内容会购买高空险,涉及潜水环节的有潜水险,“特别项目险不低于十项。”

综艺安全谁来负责?

节目组、艺人都应加强防范

高以翔的遗憾离世,一知半解的外界很难判定其责任归因,但综艺安全问题确实已迫在眉睫。再多的预防措施,也很难保证万无一失,如何能够最大程度避免悲剧再次发生?在业内人士看来,节目组和艺人都应当继续加强安全防范意识,注重身心安全和健康,从源头避免意外的发生。导演Y表示,综艺节目需更加注重安保完备,“艺人发生意外,需要看录制期间是否有相应的保障措施,以及抢救及不及时。节目组必须将安全放在第一位,无论是户外还是棚内,从游戏环节设置、安全保障、后续录制有可能的突发情况,都需要提前想好,并在意外发生时及时做出反应。”

阿芝则认为节目组和经纪公司都应当对艺人负责,“两方都有责任。说到底双方参与的时候,在工作选择上,也是签了合同的。”艺人宣传小希希望艺人多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要太拼命;节目组也应当尽量提高录制效率,“希望以后这种大夜的节目少一些。”

什么叫心源性猝死?

分三种情况,抢救时间很重要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夏小杰称,猝死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心脏原因导致,一种不是。心源性猝死,通俗理解即心脏原因导致的死亡。心源性猝死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当事人有先天性心脏病或家族遗传病,在外界比方运动、情绪的刺激下导致,一种是当事人有后天性疾病,受外界比方抽烟喝酒等因素刺激,这两种情况都是当事人有基础疾病,且受外界刺激。第三种情况是,超负荷情况导致,有些通宵数夜打游戏猝死的案例就是类似情况,外界剧烈刺激、打击使人的交感神经兴奋,引发恶性心律失常,会导致猝死。夏小杰表示,患者出现心脏骤停时,抢救时间很重要。现场及时进行心肺复苏很必要。

深圳市急救中心方面介绍,从理论上来说,对于心源性猝死,每过一分钟,死亡率会增加10%。

新京报记者 张赫 刘玮 杨莲洁 刘名洋 周世玲

三胎儿子Marcus长这样?张柏芝晒怀中婴儿正面照_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