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近日,顶级流量小生肖战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起因是粉丝跨圈恶意举报,造成众多无关受牵连者,于是本来几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圈子纷纷团结起来,一起抵制他们的偶像......

这场互联网狂欢,也让许多不关注饭圈的中老年朋友(比如笔者)有幸认识了一下年轻粉丝们的“小哥哥”。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饭圈文化”是亚文化的一种,以未成年人为主,由于未成年人在主流社会中发言权较少,因此比较容易沉浸在亚文化之中。

他们通过解构主流文化,创造出只有自己群体能够懂的黑话、暗语、仪式行为等,以此树立高墙与主流文化划清界限,并增加自己文化的归属感。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饭圈”、“二次元”、“同人圈”等都是时下青少年热衷的亚文化。只不过,互联网的发展使得原本小众的亚文化也能够影响到正常人的生活,这次的事件就是一个缩影。

于是,饭圈就出现了许多我们看不懂的骚操作:

  1. 打榜:指为了证明一个明星的热度,粉丝疯狂投票或者极端的刷票,用来提升自己偶像的排名。
  2. 控评:指为了避免自己喜欢的偶像有负面评论,一旦出现与偶像相关的词条,粉丝们纷纷通过留言、点赞等形式将反对声音刷到看不见的地方。
  3. 反黑:指一旦发现有损害偶像形象的发言、资料,就组织粉丝进行举报。消除不良影响。此次事件就是由于粉丝反黑过激,波及太大所引起的。

无论是打榜、控评还是反黑都是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进行投入的,微博上就有不少学生为了给自己喜爱的明星打榜,经常觉也睡不好,半夜等着QQ群里的组织者发号施令。

如果仅仅是花费时间、金钱还算是父母可以接受的,有些孩子还会为偶像做出可怕的极端举动。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未成年人粉丝群体的极端化、狂热化,引起不少家长的警惕。许多爸妈不能理解的是:为啥孩子们那么容易寻找到心中偶像,并会为之做出不计后果的行为呢?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疯狂?这又是一个关乎心理学的话题了。想探究真因的家长,请花几分钟仔细阅读下面的文字。不想追本溯源的,可以直接下拉看最后一部分......

准社会交往:一场遥远的单恋
准社会交往(Para-social Relationships)最初由心理学家霍顿和沃尔提出。通俗来讲,是指粉丝会对大众传媒中的人物当作真实人物做出反应, 并与之形成一种准社会关系。

这段关系并不对等,因为偶像远在天边,而且常常以精心包装过的形象出现——所谓“人设”。

在这种距离产生的朦胧感中,粉丝们往往会对自己的偶像添油加醋,将自己的幻想强加在偶像身上。而粉丝们投入的幻想越多,他们就陷入越深,难以自拔。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有一段诗意的描写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这种感觉:

那天下午一定有过一些时刻,黛西远不如他的梦想,并不是由于她本人的过错,而是由于他的幻梦有巨大的活力。他的幻梦超越了她,超越了一切。他以一种创造性的热情投入了这个幻梦,不断添枝加叶,用飘来的每一根绚丽的羽毛加以缀饰。再多的激情或活力都赶不上一个阴凄凄的心里所能集聚的情思。

受体内激素影响,这种幻想在青少年身上尤其常见,如C罗的儿子在社交平台Ins分享的第一条状态,就是和梅西握手的照片并附言“我的偶像”。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无独有偶,“小皇帝”詹姆斯的儿子布朗尼也不崇拜自己爸爸,他最喜欢的球星是威斯布鲁克,并坦言威少是自己唯一的偶像,联盟中最喜欢看他打球……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明明自己的父亲就是最伟大的运动员,儿子却粉上了竞争对手——距离产生的准社会交往功不可没。


同一性整合:在偶像身上找到自我

最容易追星的年纪是11-19岁,处于精神分析学派心理学家埃里克森所说的同一性整合阶段

在这一时间段,青少年们会不断问自己:“我是谁?”、“我要成为怎么样的人?”等问题。

所以这一阶段的孩子,会做出标新立异的行为来彰显自己的特殊性,也就是日本人所称的“中二”行为。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如龙应台的儿子安德烈在与龙应台的书信中,痛斥父母喜欢的古典音乐,认为法国的《香颂》、德国的民歌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俗气的刻奇(Kitsch)。而他则崇拜爵士乐,喜欢嘻哈Hip Hop,对美国黑人文化感到入迷......

这些行为,都是孩子想要进行同一性整合的一种尝试,如果整合失败寻找不到自己时,他们就容易被一些流量明星所吸引。

通过效仿明星的穿着打扮;追踪明星的生活;同仇敌忾抵御负面新闻等行动,粉丝们仿佛和明星成为一体,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好像对方的成功与失败都是自己的,对方成为了自己的中心。

明星成了青少年心中的替代自我,他们借助狂热追星,对偶像强烈认同实现自我同一性的整合。

然而,外在的标签并不能代表自己,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并不在于你听什么样的音乐,也不在于追什么样的明星,而是在于你能创造些什么。


群体极化:可怕的身份认同感

公众普遍认为:大家一起讨论做出的决策会更加民主、合理、公正、全面,更具有参考价值。然而,事实却正好相反。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美国心理学家詹姆斯·斯托纳曾对群体决策和个人决策进行了实验研究,实验给予被试一个案例,让被试为案例中的主人公选择一份工作。

结果表明,经群体讨论之后,群体的意见比个体的意见更加趋向于冒险

不要说青少年,我们生活的世界以及社会属性,决定了在决策时都或多或少地受别人影响。尤其是在社会群体中时,总会倾向于寻求一致的意见。

你会因为听到周边人对某部本来你就不怎么看好的电影做出的差评越来越认同,进而觉得它一无是处;你也会因为朋友们对某个人不住的好评而逐渐认可他。

而网络的匿名性,青少年的狂热,更是让“饭圈文化”走向了极端:凭一己之力难以做出什么惊天举动的青少年们,用网络把彼此联系在了一起。

身处各种粉丝群、粉丝团体的他们,由于相同的喜好,对外变成了具有统一名字的群体,而这会带给每个群体成员一种“身份认同感”。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当事件发生时,大家都倾向于遵守那个“潜在”的“社会规范”来行事。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尤其是青少年时期,为了显示自己的“特立独行”、“与众不同”,更加容易卷入到某种强烈的情绪之中,用“骂战”、“立flag”、做出极端行为等来彰显自我。

在粉丝群之中,更是有“谁的粉丝自残人数多,谁就爱idol更多一些”的口号。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深陷其中的人难以走出泥潭,他们生怕自己做得不够而被“除名”,进而陷入失去某一种团体身份的焦虑感

其实,追星、崇拜偶像并不是“万恶之源”,它是孩子对美的事物的追求和向往。关键是要看孩子到底在“追什么”、“如何追”。

从“追什么”当中发现孩子渴望的东西,从“如何追”中看到孩子行为和思维的模式,从而做出正确的引导。

首先父母要避免正面诋毁。如果父母从一开始就指责孩子,他喜欢的这个明星毫无价值,那么会引起孩子的逆反心理,反而加深他要追星的决心。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父母可以告诉孩子,爸爸妈妈在这个年龄一样会崇拜一些歌星或者英雄。这会让孩子感受到父母理解和认同他的选择,更加愿意采纳父母的意见。

其次,引导孩子理性地看待明星,用明星身上的特质来取代对明星个人的崇拜。简而言之,就是父母要帮孩子厘清,他追的到底是偶像的什么。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比如孩子崇拜某个明星的演技绝佳,那么家长就要引号孩子他们都是“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很多人都想成为明星,但是却只有这些人出名了,可想而知,除了运气的背后,也要花出数倍的努力。

家长适时引导他们兴趣的发展,把这种崇拜转化为激励,把明星当做他们人生发展的楷模、让孩子的追星转化为奋斗。

最后,拓宽孩子的视野,引导孩子寻找更多正面可效仿的偶像

青春期的孩子其实是缺乏一个精神榜样,如果我们弄清了孩子究竟想要崇拜什么,父母还可以找到一个或多个偶像替代品,鼓励孩子多读书、看报,使一些科技精英、商界骄子、文学泰斗等多元化的偶像走进孩子的心灵和生活。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追星”的现象不会消失,也不会停止,它只是青少年心理发展的“必经之路”。

不管孩子追的是什么,演艺圈明星、体坛巨星或是某个亚文化群体,都是他们在探索自我发展过程中的某种依托。做父母的,只需要在其中做好监督,才会不至于在孩子行为失当酿成悲剧而后悔莫及。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想看更多深度有趣的育儿内容,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家长会了么

“那个肖战的脑残粉,是我女儿”



梦想成真!李铁9年前采访-我想15年内成为国足主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