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JaeKwan:现阶段自动驾驶关键在于自动和协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网易汽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易汽车11月12日报道 2019年11月12日,作为中韩汽车领域层次最高、规模最大、内容最专业、影响力最深远的交流对话平台,由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与现代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合作举办的“第七届中韩汽车产业发展研讨会”将于北京正式召开。研讨会将围绕“以东方智慧驱动自动驾驶新时代”主题,邀请中、韩两国汽车及自动驾驶领域行业精英共聚一堂,展示中、韩两国汽车自动驾驶技术最新成就,探讨中、韩两国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与发展。


韩国汽车部品研究院智能网联汽车本部本部长Lee JaeKwan在发言中指出,自动驾驶汽车是实现“移动出行网络社会”的工具。未来移动出行需要搭载全新的零部件,因此以制造业为中心的相关产业边界将会扩大,并且通过自动驾驶汽车收集的数据可以发掘并培育新的服务业。

以下是韩国汽车部品研究院智能网联汽车本部本部长Lee JaeKwan演讲实录:

近年来自动驾驶它的技术和产业的融合正在进行,我们说到融合是理解和空间的概念。

为什么我们需要自动驾驶,未来为什么需要自动驾驶的汽车,自动驾驶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它的使用和落地或商用化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我的演讲主要针对的是这两个部分。

为什么我们需要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发展目前进入一个爆发性的时代,近来,汽车领域也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现代汽车和和APTIV建立合资公司,然后进行共同的投资,现代车是投资2.4万亿韩元,进行相关的开发。

众所周知,CES每年都在拉斯维加斯召开,像丰田在CES2018展会上推出了多功能移动出行服务平台,它进行展示之后,有非常多的技术公司,也就是ICT公司非常的紧张。现在我们说的汽车公司也出现了之前汽车品牌做不到的一些业务领域,这个部分都是由ICT公司来做的。

丰田之前正式宣告要开始做ICT公司相关的内容,做了一个数据中心,是一个移动出行的服务平台。它也要做移动出行的服务商,还有一些数据库、服务的平台。其实之前没有任何车企来做这个事情,丰田在这次展会上,提出它要做这个部分,我们现代汽车也朝着出行服务的平台进行发展,我们副会长代表在今年CES有一个宣言,现代汽车要做自动驾驶专线的服务,这个服务内容的是初创企业。

博世汽车作为汽车零部件的企业代表也开始做这样的事情,开发了相关的功能,而这种服务的类型,由汽车的零部件企业或者车企来做业务内容。

为什么我们现在需要自动驾驶汽车,车只是一个交通的工具,车上有ADAS,有的时候驾驶员注意力下降的时候进行辅助的工作。未来,我们在车里可以生活,它也是一个可以办公的空间。它是自己所拥有的一个移动体,也是一个社会共存的移动体。

自动驾驶汽车不是一个简单的制造业的产物,而是一个融合产业的产物。它是一个产业之间融合或者说企业之间融合的形式。

在融合的产业大背景下,我们如何去做是一个比较大的课题。我们在近来车展或CES等一些展会上,看到新的发展方向。这是社会应该解决的课题。汽车给社会带来便利的 同时也带来一些不好的地方,如空气污染、拥堵或者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由于城市化的发展这些问题或变得更加严重。通过一些新的技术、一些电池技术,我们去开发环保型车型CAS。我们看到这些环保汽车作为持续发展的增长动力。作为一个新的提供服务商,为了能够发展社会,给社会带来福利,出现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我们知道有些行业单靠民营力量是不够的,还需要公共支持。为了扩大更多的福利或者解决现有的问题,所以我们发展自动驾驶汽车。

自动驾驶不是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概念,在汽车产业技术革命过程中也经历四次革命,第四次技术革命的关键词就是自动和协助,我们说自动就是无人驾驶,另外一个就是协助,就是一个互联的共享经济的代名词。市场环境出现变化,有一些通讯企业或者半导体企业,像谷歌、百度,或者英特尔、英伟达这样的企业逐渐进入汽车行业。

从制造的角度来看,整个市场其实是非常狭窄的。那么我们从社会的角度来接近这个课题,就出现了移动出行网络社会,也就是说会出现一些新的类型,还有新的商业模式。自动驾驶汽车是实现“移动出行网络社会”的工具。未来移动出行需要搭载全新的零部件,因此以制造业为中心的相关产业边界将会扩大,并且通过自动驾驶汽车收集的数据可以发掘并培育新的服务业。我们要把它发展成互联网联自动驾驶汽车,其实之前的这些企业都和CRV有关联。自动驾驶从0到5一共有6个阶段,也就是说从人来讲,有四个部分,会解放人的手和脚,那第三个是什么,就是眼睛,最后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大脑,要从驾驶动作解放出来,那么大脑从驾驶中解放出来的话,也就是我们不干涉任何驾驶的动作,它是自动化非常高的一个阶段。去解决驾驶的问题本身有很大的难度。所以我们需要道路交通或者说基础通讯设施的支持,才能够实现这样的目标。

自动驾驶是提供一种服务,它是一个方向的问题。从国家立场上来讲,我们说的社会问题大致分为5个部分,一个是降低交通事故,然后对于出行的不便利提供服务。我们的社会现在逐渐是以女性为中心的社会,他们都是出行不便利的对象,还有就是环境交通,降低环境负荷,还有降低劳动力的短缺,在韩国和中国都出现这样的情况,卡车司机年龄都比较大,然后卡车需求得不到满足,针对社会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寻找这样的一个方案。

在公共交通领域里能够继续维持自律的或者是按照自己需要的移动需求,对于偏远地区我们可以运营自动驾驶专车等等,然后提供无人车的轿车服务等,都可以为我们的社会弱势群体需求提供出行服务。

还有快递领域,快递配送最后一公里也是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接受物品的人,我们也是想要收到这个物品,不想面对快递员,因为人跟人交流需要时间和精力,人们比较喜欢在规定的时间,在守护个人隐私的情况下,收到所要的物品。还有就是能够解决司机短缺的问题。关于自动驾驶,很多时候会把它局限在一个乘用车,但实际上商用车、公共汽车等各个领域都可以实现自动驾驶。比如,最公共的自动驾驶专车,无人轮椅、配送都是可以的。商务模式放在哪里,这些定位就是不一样的。

还有就是汽车本身的技术也很重要,但是还要联系到网联汽车系统、智能交通系统,全部都组建好的时候,自动驾驶才有可能真正的实现。

自动驾驶汽车有两个发展轴,一个是自动汽车产业本身,可以继续的实现可持续增长,同时还可以去孕育新的产业领域。在面临商业化或者落地的时候还是会有问题,因为不能仅限于演示,还必须要让市民、消费者去广泛地接受它,其实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最大的难题就是不信任。尽管在车辆放了很多传感器,但是传感器总会有错误、报错的时候,比如说100公里的速度之时,每秒钟速度会很快,假如误认,可能它会前进60米,这个时候很危险。同时,道路的基础设施还没有完全建成,还有交通信号等等也没有完全实现智能化。因为通讯过程中也会有一些技术性的解决需求,在通讯领域里面一直谈论4G、5G的问题,而这些都还没有完全稳定。同时,最重要的是一个法律制度,比如说发生交通事故的时候,责任由谁来担,保险怎么买。2013年的时候,有这种分析,当时分析的结果:还有63条未来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现在主导市场的是大容量的计算,以及大数据的主导方,这两个是决定成败的关键,这两个是主宰着人工智能领域谁能发展更快的关键性技术。所以说,人工智能计算还有大数据、互联性、传感性这些都是要考虑的最关键的指标。

在实现商务模式的时候,产业链的变化又是一个很大的要素,各个企业在这个方面都有各自的考虑。自动驾驶级别越高,技术要求就越高。现在汽车可视范围是200米,但是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会发生一些传感器的失灵等等。所以要分成很多各阶段来去看自动驾驶领域各个阶段的需求。

L4、L5是难以实现的,因为主导权从驾驶员直接转换到系统,所以制造厂商将会担更大的责任。在买车的时候,肯定会选择一个即使不出事故也由他们全部承担责任的公司,这种商务模式会在区域性的范围内提供比较高的成功率,比如说在校园里,还有在快递服务区,比如说出租车,它可以走既定路线,这种情况下就可能稍微容易解决这些问题。在说V2X的时候,传感器,以及高精度地图、定位,还有本地化的过程等等都很重要。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三点,第一是安全。自动驾驶出现故障是非常当然的,这种当然性如何从系统上弥补?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大家都在讨论电子功能安全标准ISO26262,如果不按照这个标准来做的话,后面的产生问题就很难控制。一个传感器实现所有的功能都非常难,所以每个传感器要基于标准来研发。

第二,就是综合HMI技术的应用。它被视为速度的功能键,比如说要让人员接管它,还是完全自动化,这个ODD是不是真的能遵守,这个肯定是需要有人监管的,此时肯定有一个支持者的角色要进来。       第三测试领域。美国DOT在做模拟的时候,会提高它的要求。这个虚拟环境的数据是30亿里公里。模拟方面,它在遵守汽车的需求时,要让它来分阶段的去实时模拟,所以我们应该是从一个零部件的单位,然后还有就是系统的基础上做这样的模拟,各个挡位都要做模拟。

自动驾驶使生活更舒适、更多彩、更安全,如果不实现这个目标的话,就无法让客户和消费者满意,就难以实现商用化。所以,应对方案是这样的:xEV是未来汽车的方向,第一点要双轨驱动,以往的汽车产业要让它持续发展下去,让它有发展的动力,第二点,发展共享经济、物流等等服务业,让新的产业也融合进来,最后就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让消费者更加相信自动驾驶通过和车辆驾驶的沟通,去解决这样的问题。就单纯技术研发,我认为如果只是技术研发无法实现商用化,一定要从道路实测等各方面去确保它的安全性,示范道路和试验城市,以及如何实现关键性的服务,这是非常重要的。谢谢大家!

zapdbil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