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元换雄安一套房?骗子三个月诈骗近五千万

距离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短短数小时后,因涉嫌重大诈骗犯罪的马荷英就被浙江警方抓获。

自称“中华爱心基金会办公室主任”,在短短3个月里,马荷英与方忠平等人通过网络发展了5万余会员,以“民族资产解冻”、“扶贫”等各类项目名义,诈骗资金近5000万元。

而在7月24日马荷英被逮捕前,方忠平已先行被警方逮捕。

冒充“中华爱心基金会会长”的方忠平,每天接上百个来自“大领导”的电话,忙着在微信群里组织各种项目筹款,直到被警方抓获之时,方忠平仍坚称自己是“部级干部”。

“中央指派的基金会会长”

有关“民族资产解冻”的传言一直在民间流传:一些“大人物”的钱被寄存、封锁在海外,据说只要筹一点钱,就能把数十上百亿元的海外民族资产运回来,国家会把这笔解冻后的资金,专门用来扶助贫困人口,每个出力筹钱的能分得百万元。

2018年11月,长期从事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的方忠平找到了马荷英,自称是中央指派的“中华爱心基金会”会长,专门负责将一些近代历史名人在海外的资产解冻回来用于扶贫,问她愿不愿意做基金会的办公室主任。

马荷英高中文化,此前就有参与项目的经验,“为了不错过发财的机会”,马荷英答应了。此后,她多次协助方忠平在各个微信群发放筹款项目通知,统计群里投资出款的人数、金额,传达方忠平“讲话精神”以及会议通知,协同方忠平实施诈骗。

为发展下线,马荷英把亲戚朋友也拉进了群里。

刘艳芳即在马荷英的劝说下加入了基金会的微信群。据刘艳芳回忆,在多个微信群里她都曾收到要求交“16+1”、“20+1”的项目费用,马荷英多次告诉她,项目会有百万返款。她并不富裕,为此投了几千块钱进去,但一次也没有收到返款。

项目返款迟迟不兑现自然引发怀疑。2018年底,方忠平又称:有一个雄安新房建设项目,每个人只要交89元,未来就能在雄安新区换一套143平米的房子。当时基金会的“领导群”里即有人表达了异议,表示不交钱甚至要求退款。方忠平对此颇为生气:领导层都不交钱还要退单,像什么话?马荷英立刻表态,要在群里再统计缴款人数。

一直坚信国家会“下雨”(行话意为返款)的马荷英做着发财梦,与其有相同心理的人不在少数,即使这个骗局漏洞百出,也仍有人执迷不悟。

直到今年1月,这个冒名的“中华爱心基金会”核心办公群被人举报,东窗事发。

对每一笔款项收取一元提成

金文强是基金会里“一大队副队长”,据其回忆,案发前,在会员们的眼里,方忠平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55岁的方忠平自称毕业于政法大学、学法律专业,是“中华爱心基金会会长”,还认识很多有名的政商界人士,不少会员都见过方忠平作为“中华爱心基金会会长”的“工作证”,还有国务院扶贫办授权其任“全国总领导负责人”的“授权书”。

方忠平很活跃,时常在群里谈论民族资产解冻的项目,有了哪位“大领导”的邮箱、电话,受他们委托将海外的钱运回来;有时还说受中央委派正在考察开发新项目。群里还有专人整理、发布方忠平的录音讲话,讲话主题不仅包括项目宣讲还涉及时事政治。

在各大微信群里,方忠平组织了多个民族资产解冻类、扶贫类项目,每一个项目在群里发起筹款,方忠平都会对每一笔款项收取一元钱的提成,对外宣称是微信转账费。

有多位受访者向南都记者谈到,其实进入基金会“核心办公群”的人员,每经手一个项目,都可以收获一定的提成。

“有个项目叫‘打造中国梦’,承诺2020年前让普通百姓进入中产阶级,想得到国家善款就要先交钱,当时是要求每一笔报单为‘104+1’,每个人交105元,其中104元是项目费,1元是给我们的提成,我们一般是三七开,方忠平提7毛,3毛则由负责该项目的人员分成。”金文强称,尽管提成不多,但只要经手一个项目就能截留几万块,而群里的项目是源源不断的。

被抓时坚称自己是高级干部

“项目都是中央领导亲自跟我对接的,都是真的!”在看守所里,方忠平依然声称自己是在从事“民族大业”。

事实上,自今年2月就消失的方忠平,因涉嫌重大诈骗犯罪被警方逮捕,这位“大人物”只是浙江临安清凉峰镇白果村的一个普通村民。

2018年11月的某天,方忠平接到一通电话,对方自称是前台湾“国防部部长”陈诚,说名下有1800亿人民币资金需要解冻,急需一笔“运输费”,让方忠平缴款,到时就能返款百万元。方忠平要求陈诚找一位“中央领导”联系自己,陈诚当即答应会让“国务院的巴主任”来对接。

当天下午,就有一位自称“巴主任”的男子给方忠平打来电话,方忠平随即在微信群里发布项目:每人支付68元就能返还40万元以上解冻款,这一次,共有8000人“投资”。

其后,“巴主任”多次给方忠平来电,假冒“中华爱心基金会”名义任命其为会长,专门负责国家扶贫项目、民族资产解冻类项目的众筹工作,并以各种项目名义要求方忠平筹款。在“巴主任”之后,不断有“大领导”或某名人的电话打进方忠平的手机,称有资金要委托其解冻,要求其缴纳制证费、保险金、公证费、个人所得税、银行转账费等等各式各样名目的钱款“费用”。

“每天都能接到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电话,有时候太多了都接不过来。”方忠平每天忙着一边与“大领导”沟通,一边在各个微信群里发布项目、发号施令。

基金会的财务总统计刘玲曾提醒方忠平:一些所谓“中央领导人”发来的证件和文件可能是假的,还专门给他看了一张微信安全中心发来的民族资产解冻诈骗预警截图,方忠平却“辩驳”称,这只是国家调控。

但其实,方忠平并非不知道项目的真假。2018年12月中旬,一个自称胡宗南的人打来电话说有海外资产要解冻,但是要先交4万元的备案费,方忠平就有疑虑,“要交的资金太少了”。方忠平抱着赌博的心态转了4万元,结果第三天“胡宗南秘书”打来电话称他住院了,“我当场就骂他们都是骗子”。

“前期可能还抱有一些怀疑,但后期明知对方是骗子,仍然积极协助骗子实施诈骗。”有公安部刑侦局经办干警告诉南都记者,短短3个月里,方忠平即组织了26个民族资产解冻项目,向会员筹措资金近5000万元。在今年2月被浙江警方逮捕时,方忠平还坚称自己是部级干部,叫嚣“凭什么抓我”。

骗子“轻松得手”感叹神奇

方忠平的手机通讯记录,有无数条显示来自香港、美国等地区的来电,但其实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广西自治区百色市凌云县。在广西凌云,打着民族资产解冻的幌子实施诈骗已成产业链。在这个县里,像方忠平这样此前曾参与过民族资产解冻项目、又有自己团队和发展会员下线能力的,其电话号码在黑市上十分抢手,甚至有凌云的骗子称,只要拿到这些人的电话号码,诈骗就成功了一半。

3个月间,方忠平的手机号在凌云黑市不断被转手贩卖给不同的人,互不相识的人们获得号码后,纷纷电话找方忠平实施诈骗。

经营洗车厂的张承发就是其中之一。去年12月,他从几个顾客那里获得了方忠平的电话号码。张承发决心“试试手”,第一通电话打给方忠平,方忠平主动问他是不是某国家领导人的秘书,张承发顺水推舟接过话问:“民族资产解冻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方忠平回答张承发后,又主动询问此前黄金项目程序进展,张承发赶紧顺着他的话说“那个项目还差一点费用”,方忠平问“还差多少钱?”张承发随口称“差8万”,结果第二天,方忠平就将8万元转到了银行卡上。过了几天,张承发再次致电方忠平称还有解冻款4000多亿元,银行卡升级需转账5万元;第二天,方忠平又给他汇了5万元。最终,18万被转账到了张承发的指定账户。

像这样“轻松得手”的人不在少数。舒荣华几乎在同一时间通过某个朋友拿到方忠平的电话号码,因为赌博欠了钱,舒荣华想着试着搞点钱,给方忠平打了第一个电话,自称是中国农业银行工作人员,有12亿的国家扶贫款需下发,需要先交保管费。没想到,方忠平立刻转来12万元,其后舒荣华又以同样套路从方忠平那套来18.6万元。

如此简单就得手30多万元,舒荣华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神奇!”舒荣华感叹,在他实施诈骗的3个对象中,只有方忠平上当并转了账。“我给另一个人打电话说有几十亿的扶贫款,但他觉得太少了,说他手头有个几千亿的项目,不在乎这几十亿的小项目,后来就联系不上了。”

公安部将加强督导整治力度

凌云此类职业性地域性犯罪猖獗,整治大幕也已拉开。在今年1月18日,公安部曾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半年的打击整治专项行动,明确提出要全面加强源头地区打击整治工作,坚决铲除滋生此类犯罪的土壤。

据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姜国利介绍,广西目前已成立打击整治领导小组,从4月起组织120名工作人员进驻凌云县12个重点村屯,下一步公安部还将继续加强对凌云县的督导整治力度。

此外,公安部也召开新闻发布会提醒公众:我国没有任何民族资产解冻类项目,凡是打着类似民族资产解冻旗号进行敛财要求交钱的,都是诈骗;凡是自称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干部通过电话微信电子邮件等形式授权任命的,都是诈骗。

注:除被公安部此前通缉的马荷英外,文中其他人均为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 蒋小天 发自浙江

尚东·柏悦府在售740㎡五房 均价约16万-平
返回列表